<p id="5xx5z"></p>

            <em id="5xx5z"></em>

                中國全面脫貧的重大理論意義

                原標題:中國全面脫貧的重大理論意義
                作者:胡長栓    發布時間:2021-03-26    來源:紅旗文稿
                分享到 :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大會上莊嚴宣告:“經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來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時刻,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跡!”這一凝聚人類共同理想、反映中國共產黨初心和使命的歷史壯舉,對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引領和深化世界社會主義具有重大理論意義。

                進一步彰顯了人民立場的極端重要性

                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馬克思主義是人民的理論,第一次創立了人民實現自身解放的思想體系”,“第一次站在人民的立場探求人類自由解放的道路”,不僅深刻揭示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人民性,也深刻闡明了人民立場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方法論意義。

                馬克思主義是無產階級革命和解放的理論,始終把廣大無產階級的立場作為根本立場,這不僅使馬克思主義在本質上與以往只代表少數人利益、反映一定階級意志和需要的所有理論都區別開來,而且也是馬克思主義產生的重要方法論前提。正是站在廣大受剝削、受壓迫的無產階級立場上,馬克思、恩格斯通過深刻的世界歷史洞察,發現廣大人民群眾在歷史發展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確立了歷史唯物主義的重要理論。正是看到了廣大無產階級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勞動過度和早死,淪為機器,淪為資本的奴隸,發生新的競爭以及一部分工人餓死或行乞”(《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52—53頁)等不斷積累的社會不公,馬克思、恩格斯提出必須進行無產階級革命以實現無產階級的解放,因為“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35頁)。同時,無產階級的解放必須通過建立一種新的社會形態來實現,新的社會形態必須堅持人民立場,“給所有的人提供健康而有益的工作,給所有的人提供充裕的物質生活和閑暇時間,給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充分的自由”(《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570頁)。

                中國的脫貧攻堅事業始終堅持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以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根本宗旨的馬克思主義政黨觀,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作為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自覺地使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在脫貧攻堅的全過程和各環節,我們黨把“決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地區、一個貧困群眾”作為鄭重承諾,堅定不移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始終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注重發揮人民立場的方法論原則。事實充分證明,人民是真正的英雄,激勵人民群眾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內生動力,對人民群眾創造自己的美好生活至關重要。我們做到了始終堅持為了人民、依靠人民,尊重人民群眾主體地位和首創精神,所以能夠把人民群眾中蘊藏著的智慧和力量充分激發出來。中國全面脫貧是堅持人民立場的重大創舉,是發揮人民立場方法論原則的必然結果。

                進一步發展了馬克思主義反貧困理論

                馬克思主義從無產階級立場出發,對資本主義條件下的貧困進行了批判。對資本主義貧困現象的深入觀察、貧困實質的深刻揭露、貧困根源的深層把握、消除貧困的理論探索,以及對實現“所有的人富!钡纳鐣非,形成了馬克思主義反貧困理論。馬克思主義提出,消滅階級剝削和壓迫,消除貧困和兩極分化,實現“以每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為基本原則的社會形式”(《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649頁),凝聚著人類一直以來的夢想和追求。

                盡管馬克思主義所確立的歷史唯物主義在根本立場、方法論原則、目標宗旨、依靠力量和社會制度等方面為我們提供了科學理論,人類也一直把全面消除貧困作為努力奮斗的根本方向,但是直到中國全面脫貧之前,人類一直缺少全面消除貧困的歷史事實,即使在西方發達國家,因為社會根本性質等原因,仍然有很多人遭受著貧困的困擾、面臨著貧困的威脅。人類能不能全面消除貧困、怎么全面消除貧困、依靠什么全面消除貧困等問題直接在實踐上叩問著馬克思主義反貧困理論的科學性與合理性,使馬克思主義反貧困理論缺少相應的實踐內涵和具體的實踐支撐。

                中國全面脫貧使馬克思主義反貧困理論由科學理論成功轉化為現實的實踐,在實踐上對人類能不能全面消除貧困的問題作出了明確肯定的回答,為怎么全面消除貧困、依靠什么全面消除貧困等問題提供了科學答案,豐富了馬克思主義反貧困理論的內涵。中國堅持共產黨的領導,為脫貧攻堅提供堅強政治和組織保證;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定不移走共同富裕道路;堅持發揮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政治優勢,形成脫貧攻堅的共同意志、共同行動;堅持精準扶貧方略,用發展的辦法消除貧困根源;堅持調動廣大貧困群眾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激發脫貧內生動力;堅持弘揚和衷共濟、團結互助美德,營造全社會扶危濟困的濃厚氛圍;堅持求真務實、較真碰硬,做到真扶貧、扶真貧、脫真貧。這些重要經驗和認識,是中國脫貧攻堅的理論結晶,是馬克思主義反貧困理論中國化的最新成果,必須長期堅持并不斷發展。

                進一步深化了社會主義的本質認識

                理論形態的社會主義是在批判資本主義社會制度的基礎上產生的,它吸收了資本主義社會創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同時又克服了資本主義社會的一切內在矛盾,作為對以往社會形態辯證否定結果的新生事物,具有毋庸置疑的優越性。實踐上,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曲折發展,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并沒有把社會主義理論上的優越性充分彰顯出來,究其根由,在于實踐中缺少對社會主義本質的科學把握。

                馬克思在談到對未來社會的設想時指出,“新思潮的優點就恰恰在于我們不想教條式地預料未來,而只是希望在批判舊世界中發現新世界”(《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416頁)。長期以來,人們對社會主義本質的認識經歷了曲折復雜的過程。人們利用馬克思提供的批判方法來認識和實踐社會主義,但卻曾陷入誤區,有時片面堅持本質決定一切,出現了“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的極端化傾向,有時又片面從資本主義的對立面來認識和把握社會主義,把馬克思所說的“批判”理解為簡單的否定,所認定的很多社會主義的原則是從對資本主義原則的簡單顛倒中得到的,結果并沒有形成關于社會主義本質科學的認識與實踐。經過長期曲折的實踐和探索,我們才逐漸形成了對社會主義本質的科學認識,即“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保ā多囆∑轿倪x》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3頁),進行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

                中國全面脫貧的輝煌成就正是在對社會主義本質科學認識的基礎上,在實踐中堅持社會主義本質取得的。我們通過改革開放大力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既實現了大量貧困人口的脫貧,也為全面消除絕對貧困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們深刻把握社會主要矛盾轉化,進一步深化了對社會主義本質的認識。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消除貧困、改善民生、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強調貧窮不是社會主義,如果貧困地區長期貧困,面貌長期得不到改變,群眾生活水平長期得不到明顯提高,那就沒有體現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那也不是社會主義,必須時不我待抓好脫貧攻堅工作。我們黨始終把脫貧攻堅擺在治國理政的突出位置,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攻克了一個又一個貧中之貧、堅中之堅,使全面消除貧困在人類歷史上首次成為偉大的現實。

                進一步彰顯了社會主義制度的歷史先進性

                馬克思主義為我們揭示了人類社會由低級向高級不斷發展的基本規律,舊的社會形態必然被新的社會形態所代替,因為新的社會形態不僅更能滿足生產力的不斷發展要求,而且更能滿足人類對公平正義富裕和諧等美好生活的向往。社會主義作為到目前為止最高級的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組織形式,是在批判繼承以往人們關于社會主義的設想、辯證否定資本主義社會的基礎上產生的,它凝聚著整個人類文明中對公平正義富裕和諧等美好生活的向往,表達著自古以來人類夢寐以求全面消除貧困的理想,吸收了包括資本主義在內以往一切社會發展所取得的優秀成果,因而具有以往任何社會形態都無法比擬的歷史先進性。

                在長期的實踐探索和不斷的理論創新中,我們形成了對社會主義本質的科學認識,也深刻把握到社會主義所應該具有的歷史先進性。這種歷史先進性不僅體現在要有比資本主義等以往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組織形式更高、更快的社會生產力,而且最終要體現在更能保證“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在更高水平上實現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等人類美好生活的實現上,更能保證“所有的人富!焙退械娜恕罢嬲某浞值淖杂伞。作為人類文明的結晶,馬克思主義所確立的共產主義信仰充分體現了有史以來人類對美好社會的追求。在中國,從春秋時期儒家的“大道之行,天下為公”、道家的“小國寡民”、農家的“并耕而食”,到近代太平天國運動頒布的《天朝田畝制度》、康有為“無有階級,一切平等”的《大同書》,再到孫中山革命一生不懈追求的“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等;在西方,從柏拉圖的《理想國》到托馬斯的《烏托邦》,從康帕內拉、摩萊里等的空想共產主義到圣西門、傅立葉等的空想社會主義,都把消滅貧困、實現“所有的人富!弊鳛槔硐牒湍繕。

                貧困作為人類社會的頑疾,一直是人類生存面臨的最大威脅,擺脫貧困一直是困擾全球發展和治理的突出難題。在中國全面消除絕對貧困之前,還沒有哪個國家和地區真正擺脫全面貧困,消除兩極分化。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現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第一次在一個發展中國家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在實現共同富裕的道路上邁出了堅實的一大步。

                中國全面脫貧充分彰顯了社會主義制度在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實現生產力更高、更快發展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彰顯了到目前為止實現生產力更高、更快發展所具有的最大優越性。因為沒有更高、更快發展的社會生產力,就不可能創造滿足社會全面消除貧困所需要的巨大物質財富,不可能奠定全面消除貧困所必要的雄厚物質基礎。中國全面脫貧更加充分彰顯了社會主義制度在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實現“所有的人富!焙汀罢嬲某浞值淖杂伞狈矫娴臍v史先進性。因為人類發展的漫長歷史證明,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把人類夢寐以求的共同富裕理想作為本質要求,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創造人類歷史上全面消除貧困的偉大壯舉。

                (作者: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科研規劃部副主任、教授)

                欧美大胆生殖艺术照_无码无需播放器在线观看_磁力搜索bt天堂_翁熄性放纵(第6部)_japanesemature老熟妇_草莓视频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