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5xx5z"></p>

            <em id="5xx5z"></em>

                陳云:“如果沒有這一條,我們的黨就搞不好”

                作者:唐國軍    發布時間:2021-03-03    來源:黨的文獻
                分享到 :

                批評和自我批評是我們黨的優良傳統和作風,是黨強身治病、保持肌體健康的銳利武器。在長期管黨治黨實踐中,陳云極為重視批評和自我批評,并結合實踐不斷進行總結,提出了許多重要觀點,強調“只有掌握批評和自我批評這個武器才可以不斷前進”,“如果沒有這一條,我們的黨就搞不好”。今天,重溫和學習陳云關于批評和自我批評的論述,對于深刻認識批評和自我批評的重要意義,在新時代把黨的自我革命推向深入,仍有重要啟示意義。

                一、什么是批評和自我批評

                延安時期,面對嚴酷的革命戰爭環境,為了將黨建設成為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完全鞏固的布爾什維克化的馬克思主義政黨,陳云將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思想方法運用于黨的建設實踐,以發現錯誤、指出錯誤、認識錯誤、糾正錯誤為中心和切入點,對批評和自我批評的對象、目的和性質作出了深刻揭示。

                (一)批評和自我批評的對象

                1942 年11 月,在中共中央西北局高級干部會議上,陳云作了關于整黨問題的講話,“認真開展自我批評”是他重點闡釋的四個問題之一。他指出,批評指向的是對方的錯誤:“我們批評同志,不是批評別的,是批評他的錯誤”;自我批評指向的是自己的錯誤:“同自己的錯誤作斗爭,這就是自我批評”。這就明確了批評和自我批評的對象。那什么是錯誤呢?人為什么會犯錯誤呢?基于馬克思主義認識論,陳云指出,“我們要決定政策,就要研究情況,用腦筋去想問題,如果自己腦子里所想的是主觀主義的,和實際情況不相符,那就會犯錯誤”。

                (二)批評和自我批評的目的

                陳云對批評和自我批評的目的也有著清晰的認識。他指出,“批評的目的并不是出氣,主要是在于真正幫助人家糾正錯誤”。因此,在批評別人的時候,還應善意指出別人錯誤的根源以及糾正錯誤的方法。這種態度在教育和培養干部中同樣適用,在實際工作中“發現干部有錯誤時,要及時教育之,糾正之,說服之,使之從錯誤中求得教訓,并且提高到原則上來認識”。就自我批評而言,其目的也是為了糾正錯誤,“有了錯誤,發現了缺點,我們就要糾正。怎樣糾正呢?就是要作自我批評”。

                (三)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性質

                事物是由矛盾組成的,有矛盾就有斗爭。由于黨員成分和思想狀況的復雜性,為了保證黨的團結統一,就要與各種錯誤和錯誤傾向作斗爭,以確保黨的先進性、純潔性和戰斗力。批評和自我批評本質上是黨內斗爭的一種方法和形式,并且是主要的方法和形式,正如陳云指出的,“黨內斗爭主要是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

                對批評和自我批評的黨內斗爭屬性,陳云作了具體分析和闡述:一是斗爭的必要性,“黨內不允許無原則的和平,更不允許相互包庇。有了錯誤不進行必要的斗爭是不對的”。二是斗爭的原則性,“我們不主張亂斗,而是主張在原則問題上進行必要的斗爭”,對無原則的糾紛則“必須以嚴肅的原則性去對付之”。三是斗爭的目的,是“為了教育全黨,并幫助一些同志克服他們的毛病,挽救一些人,以免他們的錯誤繼續發展”。四是要敢于斗爭,“我們應該反對干部里面怕斗爭的傾向”,“黨內是不怕斗爭的,應該容許人家提出批評,也容許反駁”。五是斗爭要分場合,“我們的批評是對待革命同志的。在敵人跟前,我們不能作自我批評。不能把黨內處理問題的原則用來對待敵人”。

                二、為什么要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

                在不同歷史時期,陳云著眼解決黨內生活遇到的各種問題,將批評和自我批評貫通結合到黨的建設的各個方面,并從歷史經驗和歷史規律高度不斷進行總結,對批評和自我批評的必要性作了全面深刻闡述,充分印證了他說的“這樣做,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一)黨的建設的優良傳統和寶貴經驗:經常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是我們黨的老傳統”

                經常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是我們黨的一個優良傳統,也是黨的建設的一條寶貴歷史經驗。從黨的建設特別是黨內生活來看,批評和自我批評既是衡量黨內生活健康狀況的指針,也是保障健康黨內生活、促進黨內團結的重要手段和法寶。對于批評和自我批評作為保障健康黨內生活的重要手段作用,1962年 2月 8日,七千人大會剛結束,陳云有針對性地指出:“發揚民主,經常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都是我們黨的老傳統,只是這幾年把這個傳統丟了,現在要把它恢復起來”,“今后批評的門是大開著的,并且應該越開越大”,他還告誡,“如果共產黨不能進行批評與自我批評,大家見面都是哈哈哈,我看人們就不會參加革命了,也不會愿意當這樣的共產黨員了”。

                此外,批評和自我批評也是維護和促進黨內團結的基本手段,陳云一針見血地指出,“有不同意見不要避而不談,有意見不談,就對破壞團結負有責任。以為提了意見不好共事是錯誤的,經驗證明,有意見就提,最后才能達到真正的團結,有意見不提反而不利于團結”。

                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是對黨的建設歷史經驗的一條科學總結。延安時期,陳云就經常強調批評和自我批評是革命取得勝利的一條寶貴經驗,并在后來多次強調,黨在延安時期形成的批評和自我批評作風對于黨贏得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起了重要的作用。他指出:“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整風時首先在幾十個高級干部中進行一次整風會議,連續開了幾個月的會。大家面對面地指名道姓地批評和自我批評,認真總結建黨以來的經驗教訓,在這個基礎上寫出了《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后就開黨的七大,全黨同志團結一致,取得了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勝利!

                1962年2月8日,在評價剛剛結束的七千人大會時,陳云一方面尖銳指出黨內生活不正常、大家不敢批評不敢說話對革命事業的危害;另一方面,對大會在提倡批評和自我批評、恢復健康的黨內生活上的貢獻作了充分肯定:“這次大會取得了非常大的勝利,不要估計低了。只要有勇于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這一條,堅持真理,改正錯誤,我們共產黨就將無敵于天下!标愒频倪@個論斷強調了批評和自我批評對于黨的建設和發展的極端重要性。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陳云又多次在重要場合回顧黨內生活的正反兩方面經驗,強調能否真正把批評和自我批評開展起來,直接關系到能否形成心情舒暢、生動活潑的黨內生活局面這件“我們全黨最大的事情”,“如果鴉雀無聲,一點意見也沒有,事情就不妙”。

                (二)黨完成好使命責任的必然要求:“既然是這樣大的責任放在我們肩上,那末,我們有毛病,有缺點,有錯誤,就一定要改正”

                從黨肩負的使命來看,批評和自我批評是推動我們黨通過發現和糾正自身缺點和錯誤,來加強力量、實現目標的必然要求。在延安時期特別是黨的七大上,在中國面臨著兩個前途、兩種命運的情況下,陳云告誡全黨要好好工作、警惕驕傲情緒,因為“我們黨的工作好壞,決定著中國革命的命運”。同時,他又清醒認識到,錯誤是不可避免的,只能力求“少犯錯誤,或者不犯大的錯誤”。

                陳云指出,“既然是這樣大的責任放在我們肩上,那末,我們有毛病,有缺點,有錯誤,就一定要改正”,只有這樣,才能“把自己的力量加強,把黨的力量加強”。新中國成立后,陳云仍一如既往堅持這一觀點,認為黨要實現不同階段的奮斗目標,就必須發揚批評和自我批評的優良作風,并反復提醒全黨,“見面就是‘今天天氣哈哈哈’,看到了缺點、錯誤也不提。如果這樣下去,我們的革命事業就不能成功,肯定是要失敗的”。

                (三)堅持黨的思想路線的必然要求:“使主觀逐步達到與客觀相一致”

                從黨的思想路線來看,批評和自我批評是我們黨糾正主觀錯誤、認識客觀真理、逐步實現主客觀相一致的重要途徑。延安時期,陳云運用唯物辯證法,以“怎樣才能少犯錯誤”為切入點,指出批評和自我批評對于少犯錯誤、做到實事求是具有重要促進作用。他認為,通過批評和自我批評,可以同時從主客體兩個方面減少主觀與客觀的偏差:一方面,通過自我批評可以減少主觀性、增加客觀性,“要做到客觀,首先要對自己客觀,對自己客觀了,就可以把人家也看得客觀。開展自我批評,會使一個人更虛心、更客觀”;另一方面,通過聽取批評意見可以增加對自己和事物認識的客觀性,“一般說來,看別人的毛病比較容易,看自己的毛病比較難”,“有很多事情還要認真聽取別人的意見。因為我們自己的意見不一定是客觀的,而別人對我們的缺點、錯誤可能會看得更清楚些,處理問題可能要更客觀些”。

                這樣,從主客體兩方面同時發力,就可以“使主觀逐步達到與客觀相一致”。此外,為了少犯錯誤、做到實事求是,陳云提出了“不唯上、不唯書、只唯實,交換、比較、反復”的認識方法,其中“交換”即指互相交換意見以得到對事物比較全面的符合實際的了解。在陳云看來,批評實際上也是交換意見的一種形式,通過相互批評可以豐富對事物的認識、避免認識的片面性?梢哉f,通過批評和自我批評逐步達到主客觀相一致,是陳云實事求是思想方法的一個重要內容。

                (四)踐行黨的群眾路線的必然要求:“黨掌握了政權以后,犯了錯誤會更直接更嚴重地損害群眾利益”

                從黨的群眾路線來看,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是密切黨群聯系、鞏固黨的執政基礎的必然要求。這里的批評,主要指群眾對黨的批評意見;自我批評,指的是黨對自身的批評。陳云認為,群眾對黨的批評意見正體現了黨與群眾的血肉聯系:“人民群眾對我們多責備,就可以使我們不脫離他們,批評意見反映得越多、越快就越好!秉h在延安局部執政時期,陳云就著重從群眾路線角度強調執政黨作自我批評的重要性,他說:“我要特別著重地說,領導著政權的黨、領導著軍隊的黨,自我批評更加重要。因為黨掌握了政權以后,犯了錯誤會更直接更嚴重地損害群眾利益。黨員違犯了紀律,特別容易引起群眾的不滿。你有槍,又當權,群眾看到了也不敢講!

                黨取得全國執政地位后,陳云仍然強調,要正確認識對待人民群眾的批評意見乃至罵聲,并就此作了較為系統的論述:一要端正立場和態度、正確看待,“我們做革命工作,不要計較挨不挨罵,而是要看我們的工作是否做好了”。二要全面認識、看到益處,“一有錯就有人罵,容易改正”,“如果人民群眾對我們的好處描寫得很多,有缺點不講,那就對我們的工作不利”。三要充分認識和發揮批評意見具有的重要的反映、提醒、監督和改進作用,“應該認識到,天天挨罵可以提高我們的警惕性,從而容易發現工作中的錯誤并改正錯誤”。這些論述深刻揭示了批評和自我批評對于鞏固黨的群眾基礎、應對長期執政考驗的重要意義。

                (五)黨員糾正思想偏差、不斷成長進步的重要方式:“要做一個好黨員,就要與自己作斗爭”

                從黨員的成長進步來看,批評和自我批評是黨員糾正思想偏差、不斷取得思想進步和工作進步的重要方式,能夠同時起到促進黨員進步和防范黨員黨性退化的雙重作用。延安時期,在擔任中央組織部部長期間,陳云敏銳察覺到黨內存在部分黨員黨性弱化、對黨不忠誠、有對黨隱瞞不該隱瞞情況的行為和傾向,而這些行為和傾向可能會導致黨員在錯誤道路上越走越遠。

                針對這種情況,陳云指出,“要做一個好黨員,就要與自己作斗爭,經常以正確的意識去克服自己的不正確的意識。這個思想上的斗爭和斗爭中的勝利,就是自己思想意識上的進步”,反過來,如果“自己不跟自己的錯誤意識作斗爭,偷偷地容忍自己錯誤意識存在著,則錯誤意識就會發展,結果越錯越遠,終究會離開革命的隊伍”。陳云將是否自覺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作為考察共產黨員黨性優劣的試金石,一再告誡,“如果不從認識自己錯誤上求進步,裝洋蒜,一定要跌觔斗”。

                三、怎樣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

                在不同歷史時期,針對黨內生活的不同狀況和出現的不同問題,陳云就怎樣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作了許多論述,涵蓋了定位、立場、原則、態度、方式等多個角度和方面,提出“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要從維護黨的利益出發,要堅持原則,要實事求是”等許多重要觀點。

                (一)把握認識定位:“把它提到全黨思想建設和組織建設的高度”

                明確批評和自我批評在黨的建設全局中的定位,是搞好批評和自我批評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在改革開放新時期,陳云注意到一些黨員“在是非面前不敢堅持原則,和稀泥,做老好人,而堅持原則的人受孤立”,他明確指出這是我們黨內“一個很大的問題”。他站在“執政黨的黨風問題是有關黨的生死存亡的問題”的戰略全局高度,在總結黨內生活經驗教訓的基礎上,明確提出,要把在黨內形成堅持原則、敢于斗爭、是非分明的風氣提到“全黨思想建設和組織建設的高度”來看待。

                關于這一點,具體該怎么理解呢?從陳云的相關論述來看,至少有以下幾層含義:一是從定性上,不能把是非不分簡單視為紀律層面的問題,而應看得更深更透一些,從思想層面、組織層面去看待;二是從范圍上,不能把這一問題單純視為局部問題,而應著眼全黨全局來抓,著力在全黨范圍形成明辨是非的主流和大環境大氣候,堅決遏制是非不分的不良風氣擴散蔓延、影響全局;三是從解決問題的手段來說,要在黨內形成是非分明的風氣,就要把批評和自我批評等手段也提到黨的思想建設、組織建設的高度,充分發揮批評和自我批評等手段對于保持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的銳利武器作用。

                (二)堅持正確立場:“要講真理,不要講面子”

                有同志擔心互相批評會傷害面子。對此,陳云在延安時期就尖銳指出,面子問題本質上是立場問題,是私心作祟,是將個人利益置于黨的利益之上,對黨的事業是不利的。他說,“論事不論臉,這里有個立場問題”,“如果強調講面子,在討論問題時,就會不客觀,看問題就有個人的角度,有利于他,有利于他的面子,就贊成你的意見;對于他的面子不好看的,便不贊成。如果一切從自己面子的角度出發,討論問題、看問題攙雜個人得失在里面,立場不正,就不會看得很清楚,不會講真理。結果一定害人害己”。

                反之,只有站在真理的立場、人民的立場,不計較個人得失,才能真正接受批評、承認錯誤,真正做到實事求是,發揮出真理的力量,做到無往而不勝。他就此提出“要講真理,不要講面子”的著名論斷:“共產黨員參加革命,丟了一切,準備犧牲性命干革命,還計較什么面子?把面子丟開,講真理,怎樣對于老百姓有利,怎樣對于革命有利,就怎樣辦”,“如果我們的同志都把心擺得非常正,非常實事求是,毫無個人主義,可以抵得十萬軍隊,一百萬軍隊,這是無敵的力量”。陳云關于“要講真理,不要講面子”的觀點,值得每一名黨員反復研讀、用心揣摩。

                (三)踐行實事求是:“要從錯誤中學習”

                在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的過程中,必須貫徹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和原則。對于這個問題,陳云在不同時期都有論述,核心思想是看人、看問題要客觀、全面,并力求從錯誤中獲得經驗和教訓,以后少犯錯誤。一要采取客觀的態度,“我們要求犯錯誤的人論事不論臉,同時要把客觀事實拿給他看。大家都根據客觀事實想問題,定政策,自然可以求得黨內一致”。二要客觀看待自己,保持謙虛、力避驕傲,有的同志“因為驕傲,背上背了一個大包袱,上面寫著兩個字,叫做‘正確’。背了‘正確’的包袱,就會跌筋斗。這一件事很值得我們注意”,“犯過錯誤的同志,如果一個時期正確了,不小心,驕傲了,同樣可以再跌筋斗”。

                三是看問題要全面,“只有從大的方面看問題,才能把問題看得全面,看得遠”。四要勇于承認錯誤,不能掩蓋錯誤,“要采取這樣的態度:所有的錯誤要承認,講得不對的可以批駁”,“要從錯誤中學習,就必須克服掩蓋錯誤的傾向”。五要通過糾正錯誤、總結經驗,進而少犯錯誤,“假如你有錯誤,人家講了,就請教請教,問一問人家怎樣看法,糾正一番,以后可以少犯錯誤”,“要從成功的經驗中學習,特別要從失敗的經驗中學習。這是使我們減少錯誤的好辦法”。

                (四)維護黨的原則:“在原則問題上進行必要的斗爭”

                在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問題上,陳云在各個歷史時期都強調,要“以黨的原則立場來團結干部”,通過正確的黨內斗爭來增強黨內生活的原則性。怎樣才是正確的黨內斗爭呢?陳云堅持有破有立、破立結合,強調一要有正確的斗爭態度,應該是“真正同志式的‘是則是,非則非’的態度”,“正面地坦率地辨明是非”;二要反對“左”的傾向,“不能給人戴大帽子,不能把每個微小的錯誤都提到原則的最高度”;三要注意克服放任和助長錯誤的自由主義傾向和老好人傾向,因為自由主義“會助長錯誤。其結果,只能損害人,損害黨”,怕斗爭得罪人的老好人傾向也會放任干部的錯誤;四是在原則問題上要站穩立場、敢于斗爭,特別要經得住復雜情況考驗,正如陳云在與高崗所犯錯誤作斗爭時講的,“我把高崗和我講的話向黨說出來,高崗可能覺得我不夠朋友。但我講出來,是黨的原則,不講出來,是哥老會的原則”。

                (五)注意態度和方式:“態度方式要適當”

                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既是一把利器,也是一門藝術,在實踐中需要講態度、講方式方法、講技巧,也就是陳云說的“態度方式要適當”,只有這樣才能充分發揮其功效。延安時期陳云擔任中央組織部部長期間,結合干部工作實踐對此作出了許多精辟論述,并身體力行總結提出了許多好的經驗做法。

                在態度上,陳云指出,一是批評者要和顏悅色地說服對方,“要能善意地、誠懇地批評人,態度要好,還要指出犯錯誤的原因以及糾正錯誤的方法”;二是被批評的人要虛心接受批評,“好的共產黨員,對黨的每個批評都必須以誠懇的態度、愉快的態度去接受和了解,以改正自己的錯誤”;三是要以愛護人、幫助人的態度對待犯錯誤的同志,盡力幫助和挽救每一名犯錯誤的同志,“我們共產黨要盡最大努力把有錯誤的人挽救回來,因為這樣做對于革命有利”;四是要允許人悔過、改過,“我們共產黨是講公道的。犯了錯誤只要自己覺悟,只要能夠切實改正,在革命隊伍里就應該允許人家繼續革命”;五是領導者的態度要好,“如果下級敢說話,有話就講,這就是好的現象,就證明了你們領導得好,因為他們覺得說錯了也不要緊”。

                在方式方法上,陳云指出,一是氣氛要活潑一些,比如開會,“開會的方式不要刻板”,“開會時盡可讓到會者隨便、熱烈的爭論。規規矩矩請他們一個一個發表意見,很可能有的人就不會說出自己的意見,因為有人常常不敢在嚴肅的場面中間說話”;二是上級領導對下級的批評務必要適當和正確,“因為下級對上級所說的話,都是很認真的,所以不能隨便地任意地批評。假如批評得過火或不正確,那要花費很大的氣力,才能使得被你批評的人對你解除誤會,才能使別人對他不至于蔑視”;三要堅持走群眾路線,主動發動干部群眾提意見,1962年,陳云指出,“光靠少數領導干部發現我們工作中的問題、缺點和錯誤,那是很不夠的。必須充分發揚民主,發動廣大群眾和干部對我們的工作提意見。只有根據大家的意見,切實改正我們工作中的缺點、錯誤,才能把人們的積極性調動起來,真正把工作做好”。

                陳云對自己提出的這些原則一直身體力行。新中國成立初期,陳云領導全國經濟工作時,有個別同志對陳云提出的一些正確意見不太贊成,執行起來不照辦,結果犯了錯誤。對此,有同志就議論說,他們犯錯誤,就是因為不聽陳云的話,是反對陳云!陳云不贊成這樣來批評這幾個同志,更不贊成把反對他寫在這幾個同志的結論中。他說:同志嘛,是非分清就行了。了解陳云的同志都說他對黨內同志一向持這種態度。改革開放初期,陳云在談到黨內幾位同志所犯錯誤時說:對犯錯誤的同志可以批評,但不要扭住不放。這不是黨的好作風。對干部應該全面考察,既看到他犯了什么錯誤,也看到他做過什么好事,還要看到他犯錯誤時黨內的整個情況。犯錯誤的同志不要覺得委屈,應該想想自己是否可以不犯這樣的錯誤。

                (六)發揚黨內民主:“黨內有了民主集中制的氣氛,才會有同志敢于提出不同的意見”

                陳云非常重視民主集中制,深刻認識到黨內民主氣氛對于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的保障作用,體現了他對黨內生活的長期思考和深刻總結。概括起來有以下幾個方面:一要堅持民主、避免“一言堂”,“黨內有了民主集中制的氣氛,才會有同志敢于提出不同的意見”,“一個人講了算,一言堂,一邊倒,我認為不好”。二要通過經常交換意見避免大的錯誤,“民主集中制要堅持。經常開會討論,經常交換意見,就不至于出大的問題”。三要歡迎不同意見,實現少犯錯誤、促進黨的事業興旺發達!坝型咎岵煌庖,黨組織應該允許,這是黨的事業興旺發達的好現象”,“黨的任何一級組織,允許不同意見存在,我看這不是壞事。有不同意見,大家可以謹慎一些,把事情辦得更合理一些。允許有不同意見的辯論,這樣可以少犯錯誤”。

                四是全黨特別是領導干部要養成傾聽不同意見的修養和作風,黨員“要加強修養,養成耐心聽取不同意見的良好習慣”,領導干部“要特別注意聽反面的話。相同的意見誰也敢講,容易聽得到;不同的意見,常常由于領導人不虛心,人家不敢講,不容易聽到。所以,我們一定要虛心,多聽不同的意見”。五要保障黨員發表意見的權利,警惕“大家不說話”的現象出現!包h內有發表意見的自由”,“一個人說話有時免不了說錯,一點錯話不說那是不可能的。在黨內不怕有人說錯話,就怕大家不說話”。六要防范極端民主化傾向和對集中制的破壞,“極端民主也是錯誤的,不能不顧環境要求民主,或把批評與自我批評變成個人攻擊的自由批評”,“每個黨員都有在黨內發表意見、討論問題的權利,但又必須有服從決定、積極工作的義務”。

                (七)發揮示范帶動效應:“首先應從領導做起”

                陳云指出,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首先應從領導做起,檢查自己有什么缺點,有什么錯誤”,“反對錯誤傾向,最重要的,是在高級干部身上”。一是干部層級越高,責任越大、犯錯誤影響越大,“我們可不可以少犯錯誤?這個問題提得好。拿我來說,我是中央委員,我犯了錯誤,影響就比較大”。二是錯誤的根源往往在上層,“只要上面的錯誤糾正了,下面的文章就好做了”,“下面的小問題還是要批評,但是更應該注意上面的大問題”。三是領導者對工作中的問題負有領導責任,“如果工作出了毛病,作為領導者,自己應首先承擔責任,不能上推下卸,諉過于人”,“不能只批評下級,上級不作自我批評。學專制的辦法是完全錯誤的”。四是高級干部要注意保持政治敏感性和革命斗志,“不要頭腦發昏”,“要提高革命警惕,提高革命嗅覺,千萬不要‘傷風’”。五是高級干部要自覺發揮示范帶動作用,“犯了錯誤就進行自我批評,高級干部帶頭做,全黨和后代就會學樣”。

                陳云是這樣要求別人的,也是這樣嚴格要求自己的。在編輯《陳云文選》時,他要求把他寫給中央的關于解放戰爭時期遼東地區土改工作中所犯錯誤的報告收進他的文選,編輯組有同志提出,這樣的錯誤在當時帶有普遍性,建議不選這篇講話。陳云不同意,他指出,我就是讓大家知道,我也是有錯誤的,并不是一貫正確。世界上沒有一貫正確的人。1979年 3月 21日,陳云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還講:“不要把我說得這么好,也有很多反面教訓”,“我要有自知之明”。這些話也都收入了《陳云文選》。這幾個例子都體現了陳云徹底的實事求是精神和坦蕩胸懷,同時彰顯和融匯了共產黨人身上的真理力量和人格力量,為一代代共產黨人樹立了學習的典范。

                綜上,陳云關于批評和自我批評的論述十分豐富,從如何認識和對待錯誤著眼,深刻揭示了批評和自我批評在黨的建設中的特殊地位及其與黨的使命責任、群眾路線、思想路線等的內在聯系,比較系統地闡釋了什么是批評和自我批評、為什么要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以及怎樣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等問題。這些思想方法對今天仍有重要啟發和借鑒意義。

                作者:  唐國軍,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副研究員

                來源:《黨的文獻》2020年第6期

                欧美大胆生殖艺术照_无码无需播放器在线观看_磁力搜索bt天堂_翁熄性放纵(第6部)_japanesemature老熟妇_草莓视频ios